豆奶抖音视频在线观看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慕浅被晾在那里好一会儿,才起身走到霍靳西房门前,轻轻转了转门把手。

纹丝不动。

慕浅耸了耸肩。

既然他锁了门,她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自顾自地另外找了个房间安顿。

翌日清晨,霍靳西按照平时的作息起床,换好衣服下楼时,霍祁然竟然已经乖乖坐在楼下的餐厅,趴在桌上等待着什么。

厨房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异动,霍靳西只当没听见,走到霍祁然身边,“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?”

霍祁然只是看着厨房的方向。

厨房里,听到动静的慕浅一下子探出头来,看着霍靳西微微笑了起来,“起床啦,稍等,很快就有早餐吃了。”

霍靳西这才看向她——她穿着十分闲适的居家服,绑着头发,身上系着围裙,除了那张精致得有些过分的脸,倒真是贤妻良母该有的样子。

“祁然一早就醒了,跑到我房间敲我的门。”慕浅仍旧是笑眯眯的模样,“所以啊,我就起床给们做早餐来了。”

话音刚落,她身后的厨房里忽然传来“砰”的一声巨响!

和服少女

霍祁然吓得全身一抖,慕浅也吓得缩了缩身子,霍靳西眼见着有火花伴随着那声爆炸声升起,上前一把拉开慕浅,走进了厨房。

发生爆炸的微波炉,此刻还滋滋地冒着火花,里里外外全是爆炸飞射的蛋液,周围一片狼藉。

霍靳西立刻切断了电源,厨房设置的烟雾报警器却还是迅速地叫了起来。

三分钟后,大厦的管家、物业、保安通通集中在了霍靳西的公寓。

慕浅捂着脸坐在沙发里,听着管家、物业和霍靳西在厨房里交谈。

保安站在门口,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,最终还是开口道:“慕小姐,微波炉是不能用来加热鸡蛋的,也不能放有金边的盘子碗碟进去,您倒好,两样一起放了,能不爆炸吗?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慕浅连连点头,一偏头就看见霍祁然坐在旁边,微微抿了唇看着她,也不知道是想笑还是无语。

慕浅瞪了他一眼,“敢笑试试?”

霍祁然立刻面无表情地坐得笔直。

慕浅这才站起身来,“早餐没法吃了,我带去外面吃吧。”

霍祁然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,慕浅这才想起他昨天来之后弄脏了校服,她帮他丢进了洗衣机。

慕浅起身,垂着脑袋从霍靳西面前经过,穿过厨房跑到生活阳台,打开洗衣机取出里面的衣服。

衣服洗完烘干,虽然有些皱,但看起来还是勉强能穿。

慕浅拿着衣服又穿过厨房,霍靳西瞥了一眼她手里的衣服,眉心隐隐一皱。

“换上吧。”慕浅把衣服丢给霍祁然。

霍祁然看着她丢在自己身上衣物,有些发懵地看着慕浅。

“怎么了?”慕浅不懂他的意思。

霍靳西走出来,凉凉地开口:“他们的校服是卡其色的。”

卡其色?慕浅看向霍祁然怀中的衣物,分明是蓝色,还是一款很丑的蓝色。

霍祁然拨开校服小西装,从里面拿出一件薄薄的蓝色羊绒衫——此时此刻,那件羊绒衫的大小,大概适合两岁左右的孩子。

慕浅默默静坐了片刻,这才又开口:“去另外穿件外套,我带回江南公馆取另一套校服。”

霍祁然点点头,乖乖起身往楼上跑去。

慕浅这才起身走到霍靳西面前,伸出手来帮他整理了一下原本就很服帖的衣领,一面开口:“对不起啊,我也没想到会这样……”

霍靳西垂眸看着她,“觉得有意思?”

“那我才刚开始学嘛,我怎么还有这些讲究……”慕浅撇了撇嘴,“不过放心,我相信以我的聪明才智,一定很快就能掌握这些生活技巧。”

霍靳西没有理她,拨开她的手转头离开了公寓。

而慕浅说到做到,送霍祁然去了学校之后,上午去疗养院陪霍老爷子,下午就去了叶惜家。

之所以去叶惜家,是因为她要向她家的阿姨讨教怎么做饭煲汤。

叶惜知道慕浅为什么要这么做,因为她在这件事上没办法帮忙,因此只能在旁边干着急,“干嘛不直接找霍伯伯,让他去叫霍靳西不许再追究妈妈的事。”

“现在霍家,霍靳西才是说了算的那个人,以为他会听谁的话?”慕浅一边观察着厨房里的各类食材,一面道,“况且,就算这件事真的压了下去,他照样会找别的法子折磨我。既然如此,何不一次性解决呢?”

“怎么解决?”叶惜看着她手里的西红柿,“就靠这些红薯土豆?这样有用吗?”

慕浅将西红柿放到唇边咬了一口,微

微笑了起来,“他不就喜欢我乖巧的样子吗?那我就乖乖做他的小女人咯……”

“走了这么久,到头来却还是跟他纠缠在一起!”叶惜重重咬了咬唇,“浅浅,不是我说,为了妈妈,不值得!”

慕浅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,缓缓道:“值不值,我都得这么做。”

叶惜还想说什么,外头忽然传来汽车的声音,她微微一怔,随即就跑到窗边往外看去。

慕浅顺着她的视线往外一看,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屋前停下,一个身量颀长的男人下车,走进了屋。

“哥?”慕浅问叶惜。

叶惜脸色不太好看,点了点头之后走出了厨房。

慕浅有些好奇地跟到了厨房门口,这么久以来,她还没见过叶惜的哥哥。

叶惜在客厅里拦住了叶瑾帆,不知道说了什么,叶瑾帆抬头看向了厨房的方向。

这么一对视,慕浅心头不由得“喔”了一声。

简单直接地说,叶惜的哥哥是个大帅比。

从小到大,叶惜在许多人眼里只是中人之姿,而她这个哥哥容貌却生得格外出众,唇角带沟,凤目含春,一看就是个招桃花的主。

见他看过来,慕浅朝他招手打了个招呼:“叶哥哥,好。”

“就是慕浅?”叶瑾帆走上前来,目光落在慕浅脸上,笑容优雅迷人,“久闻大名,今天终于见着了。”

慕浅微微偏头一笑,“彼此彼此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