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频app官方网站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庄依波将手递到霍靳北手中,借着他的力道站起来,才又低声说了句:“谢谢。”

“不必客气。”霍靳北说,“那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“我来接千星的。”庄依波说,“她昨天晚上在这里借住了一晚,没想到……原来也是霍家的人。这样也能遇见,真是缘分了。”

“嗯。”霍靳北应了一声,随后才又道:“能走吗?需要我送去医院吗?”

“不用。”庄依波说,“有司机开车,他在外面等我呢。要不……留个电话吧,我们差不多七八没见,有时间再联系?”

“好。”

霍靳北很快跟庄依波交换了电话,随后,庄依波才又看向宋千星,“千星,要不要跟霍师兄留个联系方式?”

宋千星一直抱着手臂站在后方,看戏一般歪着头看着这久别重逢的两人,这会儿才微微挑了眉,道:“不用了吧,我跟霍医生也不熟,哪像们呀——”

霍靳北微微垂着眼,储存着庄依波的联系方式。

宋千星却忽然又想起什么一般,凑上前来,盯着霍靳北看了一会儿,开口道:“霍医生还是单身吗?”

闻言,霍靳北缓缓抬眸,与她对视一眼之后,道:“是。”

美艳女生像花儿一样的灿烂

“那可真是太巧了。”宋千星伸出手来扶住庄依波的肩膀,道,“我家依波也是单身呢!”

庄依波闻言,脸色立刻明显地红了几度,伸出手来拧了宋千星一把,“少胡说八道!”

“我说的是事实呀。”宋千星蓦地跳开来,“男未婚女未嫁,有合适的机会就要把握住嘛,万一就促成一段天作良缘呢!”

这话似乎触及了庄依波的某些情绪,她神色明显地黯淡了两分,随后才又看向宋千星,皱着眉冲她摇了摇头。

宋千星扒拉了一下眼睛,冲她做了个鬼脸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“这么多年,们好像都没怎么变。”霍靳北缓缓道。

庄依波这才又笑了起来,“还记得我们以前的样子啊?”

“嗯,记得。”霍靳北说,“印象很深。”

庄依波听了,再度微微一笑,神情之中却不免含了几分惋惜与遗憾,“我也很怀念以前在桐城念大学的日子,可惜时间太短了,只有一年……如果我能在这里待足四年,那可能一切都会不一样。”

“是,人生际遇,真是很难说得清楚。”霍靳北道。

安静吃瓜看戏的慕浅站在旁边,听着这两人缅怀过去感慨人生,不由得蹙了蹙眉。

这可不是她想看到的戏码,实在是没什么意思。

而宋千星显然也对这些话题没什么兴趣,她正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,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。

她立刻接起电话,听见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句什么,立刻就变了脸色,道:“他还敢来找麻烦?是嫌被打得不够吗?我现在马上过来。”

她一面说着,一面就往外走去。

“千星!千星!”庄依波没能拉住她,连喊了两声宋千星也没有停下,偏偏她脚踝疼痛走动不便,她连忙握了一把霍靳北的手,“霍师兄,帮我拦住她!拜托了!”

宋千星已经走到外头,庄依波的司机正站在车子旁边等候,她径直上前,直接就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室,同时对司机道:“李叔叔,车借给我开一下。”

然而,不等她发动车子,忽然就有一只手拉开车门,阻止了她的去势。

宋千星一转头,就对上了霍靳北温凉沉静的目光。

“这么多年,还是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?”霍靳北说。

宋千星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说,微微一偏头之后,笑了起来,道:“能用暴力解决的问题,那都是小问题,不劳霍医生操心。”

说完,她就准备抢过霍靳北手中的车门,然而霍靳北一只手牢牢掌控着车门,丝毫不给她机会。

直至庄依波一瘸一拐地走出来,皱着眉道:“千星,不要再胡闹了!看看脸上的伤,有好的时候吗?我求求了,安安分分地跟我回家去,行吗?”

宋千星跟霍靳北抗争无果,又见到庄依波出来,只能有些无力地趴在车门上,“我真是有事要去解决啊——”

“少出去惹祸,这就是解决问题了。”庄依波说,“今天要是就这么开车走了,咱们以后都不是朋友!”

宋千星听了,盯着庄依波的脚看了看,最终只能有些无奈地吹了吹眉间的发,“好好好,庄大小姐说的话,我哪敢不听啊。”

庄依波微微瞪了她一眼,这才又道:“下来,坐后边去。”

宋千星依言下车,乖乖坐到了后排。

庄依波随后才又看向霍靳北,“霍师兄,今天真是谢谢了,改天有时间,我再约吃饭。在哪间医院上班?什么时候会休息?”

霍靳北一一回答了她的问题,庄依波都记了下来,随后才道:“那我到时候再联系。”

霍靳北点了点头,这才退开些许。

庄依波上了车,仍旧只是看着他,直至车子缓缓启动,她又冲霍靳北挥了挥手,才缓缓收回视线。

“很快约出来吃饭就能再见啦。”宋千星忽然凑到她耳边,道,“有必要这么不舍吗?”

庄依波耳根蓦地一热,回转头来看她,“胡说什么。”

宋千星哼笑了一声,随后才道:“这个男人看起来是不错的,这么些年,还是跟以前一样出众,对吧?”

“不是不记得他了吗?”庄依波问。

宋千星随手拨了拨自己的头发,漫不经心地道:“刚刚突然想起来一点,隐约记得,是个很受欢迎的大帅哥呢,们俩好像还传过绯闻,可惜啊……不对不对,没有什么可惜的,老天爷这不是就给机会,让俩再续前缘来了吗?”

庄依波闻言,神情却再度黯淡了几分,只是转头看向车窗外,低声道:“随缘吧。”

……

而另一边,霍靳北再回到屋子里时,慕浅已经又被霍靳西拎回餐桌旁,继续吃着她的营养早餐。

只是霍靳北一进门,慕浅的注意力立刻又落到了他身上。

“小北哥哥今天跟从前真是不太一样。”慕浅说,“人温柔了,话也多了,真是稀奇。”

霍靳北只是瞥了她一眼,慕浅托着下巴,笑嘻嘻地看着他,道:“就是不知道,这份温柔,到底是冲谁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