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应用app下载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慕浅那句“故意”不过是脱口而出,事实上她自己心里都还没完全确定自己提问的内容,可是没想到霍靳西就这么坦荡荡地承认了。

这样一来,她提问的内容也清晰了起来。

霍老爷子提出出院,他接受;霍老爷子提出搬回老宅,他也接受。

明知道霍老爷子这次回家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,老宅之中肯定会多很多照顾陪护人员出没,可是他还是依言搬了回来。

到了夜里,他们顺理成章地住进一个房间,只为了在霍老爷子面前呈现出一个真实的未婚夫妻状态。

事实上,慕浅既然答应跟他结婚,进了这个房间,就做好了所有该做的心理准备,可是听到霍靳西这样的回答,她还是不由得怔忡了片刻。

可是很快她就回过神来,扔开手机,双手往后一撑,以一个毫无防备的姿态看向这个近在眼前的男人,开口道:“怎么做?什么姿势?什么动作?做多久?”

听着她这副完成任务的口吻,霍靳西双眸依旧漆黑深邃,沉沉落在她脸上。

慕浅想,激怒他,无非就两种后果——

一,他拂袖而去,不再碰她;

二,他毫不留情,来硬的。

一个少女寂寞的一天

而以霍靳西的性子看,怎么都是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一些。

果不其然,下一刻,霍靳西直接就捉住慕浅的手臂,翻转她的身体,使她跪伏在床上,而后贴身上前。

他力气极大,动作粗暴,显然是真的被她气到了。

慕浅已经做好了受罪的准备,可是没想到,下一刻,霍靳西所有的动作都停住了。

她原本已经被他摆出完全受控的姿态,他却只是低下头来,吻上了她的后颈。

她肌肤微凉,他温热的唇贴上来的瞬间,慕浅忽然觉得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。

“不用这么温柔。”慕浅忽然开口,“上次,爷爷没在这房子里,我也没有反抗过。更不用说现在爷爷就在旁边的房间里,我更不敢惊动他的,对不对?”

霍靳西显然又被她气到了,压在她身上的重量蓦然增加。

可接下来的依旧是吻,或轻或重,接踵而至,铺天盖地。

慕浅被他翻转了身体,吻至气息凌乱。

与从前的每一次相比,这天晚上的霍靳西,耐心好得令人发指。

慕浅本没有打算给他回应,可是身体被开发到极致,某些本能,不由自主。

她时而清醒,时而迷离,只是始终压抑着不让自己叫出声。

某一时刻,霍靳西却忽然贴到她耳边,声音沉沉地开口:“我说过,房间隔音很好,不必忍得这么辛苦。”

慕浅蓦地睁开眼睛,对上还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男人。

一瞬间,仿佛回到十七岁的夏天,同样的房间,同样的男人,同样的一句话。

那年那时,几乎同样的情形,只是那时她犹青涩未熟,他到底顾忌着她,不曾真正采撷。

可对她而言,又有多大差别?

唯一的差别,大概就是那时候的霍靳西还会笑,而那时候她还一门心思地爱着那个带笑眼的男人。

慕浅忍不住轻笑了一声,挑衅着开口:“想要我叫出声,霍先生还得加把劲才行啊,是不是年龄大了——”

余下的话还来不及说出,便尽数湮没在喉咙中,再也没有出口的机会……

直至一切结束,慕浅精疲力尽,沉沉睡去。

而自始至终清醒的霍靳西,坐在床边静静看了她的睡颜很久,才低下头来,在她紧闭的眼眸上轻轻印下一个吻。

随后,他披上衣服,离开卧室,走进了书房。

……

慕浅一觉睡醒,日上三竿。

换衣服下楼的时候,霍老爷子早已经吃过早餐,正在客厅里招待来访的老朋友。

见到慕浅,霍老爷子开心地将慕浅以孙媳妇儿的身份介绍给老朋友。

“郭爷爷好!”慕浅笑着打招呼,一张口,才发现自己声音微微有些沙哑。

霍老爷子听见她那把声音,险些就笑出了声,还故意问道:“怎么了?感冒了吗?”

慕浅瞪了他一眼,扭头走到旁边去吃早餐。

霍老爷子这才又道:“我今天有好几个朋友要过来,不用留在家里陪我,跟朋友出去逛逛街,看看有没有什么想买的,爷爷买单!”

已经走到餐桌旁边的慕浅登时就转身走了回来,朝老爷子摊开掌心,“卡。”

霍老爷子并一旁的郭老爷子顿时都笑出声来。

慕浅拿到卡,立刻便约了叶惜出来逛街吃饭。

上次见叶惜还是霍老爷子突然进医

院的那天,接下来慕浅便全副身心陪着霍老爷子,以至于有些遗留问题一直放在心里,难得今天有空,她想一并解决了。

没想到一见面反倒是叶惜先开了口:“真的要跟霍靳西结婚?”

慕浅一面挑着眼前各式新款的衣物,一面回答:“日子都定了,还有假的吗?”

叶惜亲眼见到霍老爷子对她的影响力,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什么,末了只是淡淡道:“那会找我当伴娘吗?”

“这次就是个形式。”慕浅说,“想当伴娘啊,以后等我真的结婚的时候再当吧。不过前提是,那时候还没结婚。”

叶惜听了,嘟哝了一声:“我上哪儿结婚去……”

慕浅转头看着她,微微笑了笑,“我听这语气,并不是不想结婚,对不对?”

“不想。”叶惜转开头,没有回答。

“是不想,还是不能?”慕浅却频频追问。

叶惜蓦地察觉到什么,有些警觉地看向慕浅。

慕浅见她这个模样,忍不住叹息了一声,“我就知道,能让瞒着我,除非这个人是真的说不出口……”

“……”叶惜紧张地一把抓住慕浅的手腕,“不要瞎说!”

“我瞎说什么了?”慕浅微微偏了头看着她,“可能自己都没察觉到,商会晚宴那天来找我,身上满满都是古龙水的味道,那股味道我试遍房间的香水都没有试出来,最后在叶哥哥身上闻见了。”

叶惜惊得手脚发软,一下子伸出手来,掩耳盗铃一般地捂住了慕浅的唇。